互联网过后,AI和VR的助力,个性化教育还有多远?

AI和VR能够帮助孩子们降低做题的错误率,降低教学成本和能够提高考试分数,这样的教育能让孩子们通过现在的高考进入一个好大学,但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教育。

互联网过后,AI和VR的助力,个性化教育还有多远?

“农村的孩子越来越难考到好大学,像他家这样的中产阶级父母又是知识分子占尽优势。”今年高考成绩出炉后,北京市高考状元熊轩昂的这番话让很多网友喟叹。

曾经,互联网的到来让无数教育家疯狂,因为距离不再是问题,偏远的山区也可以享受到城市一流的教育。互联网诞生过去将近50年,我们发现,互联网非但没有改变偏远山区的教育现状,反而渐渐拉大了和城里的距离。

互联网改变教育市场还是教育?

早在2012年,互联网教育已经比较成熟,但是教育机构前面还有一座大山——新东方,当时互联网+已经处于极度疯狂的状态,在互联网的催化下,滴滴快的、美团点评、58赶集、携程去哪儿都在2015年实现了合并,并且产生了一个个行业中的霸主。

于是,很多新锐教育公司提出口号“颠覆新东方”,在当时看来也并非不可能,已经有许多例子,借助互联网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再借助资本的力量,超过当时传统行业巨头,在互联网中独占鳌头。

后来,俞敏洪在2015年说:“光说要颠覆新东方的公司就有接近100家,当然现在已经有五六十家自己把自己颠覆掉了,还有三四十家继续走在颠覆新东方的路上。”

111

(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的语音识别系统)

而且,两年后新东方和好未来市值突破百亿美元,成为国内教育机构的两座大山。在很多人眼中,新东方主要业务是各地分校,代表传统教育机构,好未来主要业务是学而思网校,代表互联网教育机构,新东方从创业到上市花了13年,做到市值百亿美元花了24年。

而好未来分别花了7年和14年,互联网从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教育机构,要说多大程度改变了教育却是未知。

51Talk创始人兼CEO黄佳佳在接受品途商业评论采访说,教育和和企业的增长是有一定矛盾的,因为企业的增长越快,师资越不容易控制,服务越难以跟上。对此,好未来董事长兼CEO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过去这些年,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把教育类比成电商。

无疑,新东方在这上面就栽过跟头,前几年的互联网创业风起云涌,拿钱和蒙眼狂奔成为创业的基调。上个月28日,俞敏洪在一场公开演讲回忆说,3年前新东方曾经出了一些问题,一些管理者认为要急速发展,不能光靠教学质量,于是定下每年增长50%的战略目标,执行下去一年内新东方新增二三百个教学点,招了1万多未经任何培训的老师。

结果,新东方1年收入暴涨70%,但是却收到了很多家长的退款要求,而且出现了崩盘效应:家长退费、口碑下降……2014年底,新东方收入仅增长14%,收入下降8%,更为重要的是学生人数下降11%。

互联网80十年代末进入中国,带着颠覆几千年教育的使命而来,然而数十年过去,我们已经离不开互联网了,但是教育,依旧如故。

互联网还没过去,AI和VR又来了

按照张邦鑫的说法,过去几千年,中国的教育都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一直来的模式都是老师讲,学生听,现在还是这样,孔夫子那时候是一个老师带着一群学生,现在还是。

孔夫子提倡的因材施教,好几千年过去多少人努力还不能做到。但这却是现在中小学所追求的教育模式,但是直至现在,我们仍然力所不及,原因是资源有限。那么多学生,不可能一个老师带一个学生,即便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

但是技术可以,7月8日,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正式发布IDO2.0个性化学习体系,学而思网校教学产品总监张杰说,从孩子们登陆网校开始,就是一个个性化的网站,这个网站根据学员的IP地址、年龄、年级等因素推送给学员不同的资讯和适合的课程,每一个学员在网站上看到的网校,其实是320个网站中的一个。

过去资源有限,课本上的实验操作每次只能老师来做,学生坐在下面看,之后只需要背诵仪器操作、试验程序和反应现象,这样的效果可想而知,学了三年化学可能连石蕊试液见都没见过。现在VR能够做到,在学而思网校的科技小镇,学员们就可以现场体验VR实验,仪器、试验品、操作程序、反应现象……都能够从虚拟的现实中感受到真切的实验场景。

222

(学而思网校学员现场体验VR科学实验)

以前学生课堂上听没听懂,老师只能根据题海战术来监测和跟进,现在有了人脸识别技术老师就能根据每一位学员的表情现场识别学员对课堂的理解程度,多数人没听懂的再讲一遍,少部分人没听懂课后补课。

语音识别技术可以帮助学员在学语言的过程中是否发音准确,并且给出正确的发音,触感互动技术可以把古诗词变成“打地鼠”的游戏,大数据可以追踪学员的学习的每一个信息。

张杰向记者举了他所带班级中的一个例子,一道化简题:48/60,他的学员头一次得出答案“6/10”,张杰让他拿回去订正,这次交回来“8/10”,张杰批注“还可以化简哦”,学生交回来正确答案“4/5”。

张杰说,这道题暴露了这位学生的两个问题,第一是化简的时候方法没有用对,分子分母除了不同的数;第二是他对数的公约数不够敏感,最后化简不彻底。

这在传统的教学中是不可能达到的,一方面,老师带的学生太多,难以顾得上,另一方面,没有技术帮助,老师很难对一个学生的情况了解如此精细。这十分像医疗,难点往往不知道病灶在哪里,找到了就很容易对症下药。

互联网在教育上主要解决了空间问题,使得距离不再是问题,新东方在线CEO孙畅在接受品途商业评论采访时认为,未来的教育一定是线上和线下融合,线上PC和移动端多屏互动。但是互联网对整个教育的变革身十分有限,现在的AI和VR,若要进一步变革现在如今的教育,成效又将如何?

个性化教育变革依然任重道远

孔夫子提出“因材施教”,两千多年过去,仍然做不到,AI和VR又凭什么做得到?

因为教育,不仅仅是“教”,还要“育”。

AI和VR能够帮助孩子们降低做题的错误率,降低教学成本和能够提高考试分数,这样的教育能让孩子们通过现在的高考进入一个好大学,但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教育。

回到开头的北京市高考状元熊轩昂,他口中的“中产阶级”并不是每个家庭都具备,更遑论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可能更多的家庭更像《阿甘正传》里的阿甘,学习没有很高的天分,父母没有很好的教育方式,尽管都有一颗望子成龙的心。

现实中的孩子,更多的则是《放牛班的春天》里池塘畔哺育院里的孩子,父母老师眼里的“淘气包”,一面是学校唯分数论竞争激烈,压力很大,另一方面是青春期的逆反心理会让他们面对压力做出不恰当的举动。

老师父母则手足无措,哪怕心理想着要孩子努力学习考大学,真要逼到那个份上,父母还是会心疼让孩子们放下压力。而这种行为会让孩子进入恶性循环,不想学,还老是父母怄气,成绩下降。

好的教育不是批量生产,而是私人定制,不是只会做题考高分,而是能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好的父母则像阿甘的母亲,即便身处逆境,也要让孩子心向阳光,鼓励孩子勇敢,而不是鞭策。好的老师则像马修,找出问题,对症下药,学习成绩并不代表学生以后的人生轨迹。

事实上,现实生活中像阿甘母亲一样的父母还有类似马修的老师,对于很多孩子来说都是奢侈的。所以,于教育而言,互联网未尽的事业,AI和VR依然任重而道远。

所幸的是,像好未来和新东方这样的教育机构已经在尝试,我们不奢望新的技术一次性颠覆现有的教育现状,但是依然心向阳光,希望他们在这轮变革中取得“好成绩”。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占太林,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晓羊教育获数千万元A+轮投资 云启资本领投

在线英语教育付费混战,社群学习模式异军突起

就业痛点倒逼在线职业教育,不火都不行

发表评论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