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完乐视买万达,孙宏斌接盘的都是11年前的孙宏斌

摘要:输血与掌控,究竟谁会成为谁手里的一张牌,谁给谁做了嫁衣,赢家与输家,这一切在谈判开始的那个下午,其实才刚刚开始。

1

孙宏斌看了看坐在谈判桌对面的王健林,他知道思聪他爹一定不甘心。就像半年前,坐在他对面的贾跃亭那样不甘心。就像11年前的孙宏斌,那样不甘心。

王健林把万达旗下13个文旅项目,按照注册资本的价格作了价,顺带着还有76间酒店,打包价632亿元,卖给了谈判桌对面的孙宏斌。

买乐视、买万达,孙宏斌接盘的都是11年前的孙宏斌

媒体立刻就激动地帮孙宏斌开始算账,万达的文旅业务,是万达在过去几年努力吹的牛逼、讲的未来、画的大饼,里面饱含着万达跑的政府关系、圈的地、谈的贷款。

天空中没有翅膀,因为那些万达吹过的牛逼已经飞过——南昌万达城意向总投资超300亿元,西双版纳万达文旅项目意向投资150亿,广州万达文旅项目意向投资500亿元,济南万达文旅项目意向投资630亿元…

随便拎出一个文旅项目的意向投资额,都可能比今天的打包价高出许多。

可是,这总意向投资4840亿的万达核心业务,就这么按照注册资本价格,295.75亿元卖给了老孙,附加的条件是,融创必须承担现有项目的全部贷款。

但这附加的条件似乎也并不可怕,在地产圈,流传着“万达文旅下面好多住宅用地,孙宏斌可以用之快速变现”的传闻。

吃瓜群众纷纷把脸贴在瓜皮上,“老孙这是捡了多大的便宜啊”。

孙宏斌微微一笑,他也曾经为世界贡献过这样深渊里的大便宜啊。

买乐视、买万达,孙宏斌接盘的都是11年前的孙宏斌

2

2006年9月,香港路劲基建以12.8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孙宏斌的顺驰55%的股权。彼时市场掉下的下巴,一定比今天为万达掉下的多。

顺驰,是1995年孙宏斌出狱后的翻身之作;顺驰,是那时地产圈的黑马。就像今朝的万达文旅一样,12.8亿元,不过是孙宏斌那时高价抢下一块地的钱。

买乐视、买万达,孙宏斌接盘的都是11年前的孙宏斌

2003年12月8日,由地产中介公司转型的顺驰,霸气出现在了北京土地“第一拍”中。起价高达4.3亿的大兴黄村地块,华润、富力等巨头均在决逐。最终,顺驰以9亿的“天价”夺标。当时大兴在售楼盘不过4000元/平方米,顺驰的价格让楼盘起价突破5500元/平方米。

2003年9月,石家庄009号地块拍卖。河北最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亲自坐镇,报价4.25亿,却被顺驰“马仔”报出的5.97亿击溃。此次报价经历161轮的疯狂角逐,现场电话此起彼伏,顺驰“马仔”却连个请示电话都没打。这令卓达出离愤怒,公开指责顺驰是土地市场的“搅局者”。

2004年1月,苏州工业园地块拍卖。对此地做了一年多规划的万科原本志在必得,却被顺驰以27.2亿横刀夺爱。事后,远在南极探险的王石给孙宏斌打电话,商量能不能合作开发。

2004年,顺驰销售额破百亿。2005年,孙宏斌提出了千亿销售目标。

2006年,地产调控加剧,扩张迅速的顺驰资金流断裂。《大败局》中记录着,2006年7月,孙宏斌向心腹部下交底:他已经将家里的存款都陆续垫进了公司,其中一张信用卡仅剩下两位数,资金的刚性缺口达5亿到6亿元,负债30多亿元。

2006年上半年,该公司的净利润为2.48亿港元。有彼时的媒体报道记载,顺驰当年年底的回款,其实也可以达到30亿元。但孙宏斌没能撑到年底,顺驰被卖了。

在签约仪式上,孙宏斌对笑容满面的路劲基建董事局主席单伟豹说:“你买了个便宜货”。

3

一年后,孙宏斌带着融创卷土重来。

买乐视、买万达,孙宏斌接盘的都是11年前的孙宏斌

2010年,融创中国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这是孙宏斌第四次冲击IPO。有了上市公司平台,别人在他身上玩过的游戏,他也可以玩了。

他要找的,是当年的顺驰那般亟待输血的生物,他们被困在深渊里,寻求的是保命钱,什么样的代价都愿意付出。

但这样的巨兽,一旦从深渊里跃出半个身位,便要与你再度缠斗。

2014年,绿城再陷资金链困窘,融创发起了对绿城的并购。当年,那也是一次其乐融融的发布会,孙宏斌给足了宋卫平面子,整场发布会一直对宋行着注目礼。宋卫平也高度评价孙宏斌说“天下一家,有德者掌之”。

但最终,这场已经进行了100多天的联姻,在绿城接受了融创输血、缓过一口气后,被宣布无效。

孙宏斌被猴子请来的救兵踢了出去,宋卫平搬来央企中交集团取代了融创中国,孙宏斌投资的62亿港币被打了回来。

孙宏斌在那一年失手的,还有对佳兆业的收购案。他在收购失败之后,曾愤怒地吐槽说,佳兆业的每股价值为零。

2016年,孙宏斌再度折戟对雨润的收购。

时至2017年1月,融创宣布150亿元投资乐视时,老孙的打法就显得稳健的多了。

36kr此前报道了这样一个细节,在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的前一个月,乐视影业CEO张昭收到了孙宏斌的一条微信,阻止他从乐视影业拨给乐视一笔现金。在此之前,贾跃亭已经先后两次到乐视影业在六里屯的办公室来找张昭,但都吃了闭门羹。在孙宏斌发给张昭这条微信后,贾跃亭的第三次到访也扑了个空。而按照孙宏斌的指示,躲开了贾跃亭的张昭,曾经跟贾的关系很瓷。张昭当年在光线过得不如意,和贾跃亭一起操办起了乐视影业才有了转机,两家人常常一起去美国过春节。

融创投资万达,万达也约定下了“四个不变”的条款——品牌不变,项目持有物业仍使用“万达文化旅游城”品牌;规划内容不变,项目仍按照政府批准的规划、内容进行开发建设;项目建设不变,项目持有物业的设计、建造、质量,仍由万达实施管控;运营管理不变,项目运营管理仍由万达公司负责。

这样的约定,让万达商业有了个品牌出资、轻资产运营的故事可以讲;那些万达当年谈妥的地方政府,也不会有反弹的冲动。

万达跟融创的合同里还有一条,双方同意在电影等多个领域全面战略合作,想来除了乐视,融创手里也没啥其他的影视资源。

这也许是一个酝酿中的商业计划,也许是一句互相抬抬股价的漂亮话。

只不过,输血与掌控,究竟谁会成为谁手里的一张牌,谁给谁做了嫁衣,赢家与输家,这一切在谈判开始的那个下午,其实才刚刚开始。

毕竟,融创接盘的代价也是高昂的,这家公司2016年的借贷总额为1128.44亿元,全年利息支出为41.62亿元,而这一年融创的净利润只有29.4亿元。

孙宏斌说,今日接盘万达的钱都是自有资金。可这家公司在2016年的净负债率为121%,而今年1月以来,融创又先后投入大量资金进行了包括北京链家、乐视、融智瑞丰等多笔投资并购。谁知道,这是怎么定义的“自有资金”。

4

孙宏斌是个表情很丰富的人,仿佛自带一个表情包配置,每次表达都充分而穿透。不过,对于自带表情包的人,表情包就只是表情包了。

对于卖了顺驰,他唯一被捕捉到的一次情绪流露,是2006年岁末的一天,吃着吃着饭,孙宏斌忽然跟朋友说,他想去唱KTV。

灯红酒绿的一晚,孙宏斌只声嘶力竭地吼了两遍崔健的《一无所有》。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2017年的万达年会上,王健林也唱过一遍这首一无所有。他双眼微闭,抖动着身体,无比投入“哦吼哦吼,你何时跟我走”。

买乐视、买万达,孙宏斌接盘的都是11年前的孙宏斌

他明明什么都有,可他看过那么多,瞬间就“一无所有”。

比他们年轻一些的贾跃亭不再唱一无所有了,因为他还有那么多无法偿还的负债,他唱《野子》,唱“大风越猛,我心越荡”,唱“我赤脚我不害怕”。

买乐视、买万达,孙宏斌接盘的都是11年前的孙宏斌

大风曾经很猛,吹掉了他的鞋子。

可谁又不是刀尖上舔血,钢丝上跳广场舞,还要跟其他大妈抢地盘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林默,责编:常晓宇。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贾跃亭的套路和孙宏斌的盘算 乐视网放弃巨亏的乐视商城背后

孙宏斌半年砸千亿并购 这次吃下万达酒店有啥图谋

解局:万达融创600亿交易背后危险的楼市杠杆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