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与今日头条互诉 谁动了谁的“奶酪”?

摘要:今日头条与腾讯之争,已经成为了争夺内容分发平台第一宝座的纷争。

腾讯与今日头条互诉 谁动了谁的“奶酪”?

今日头条与腾讯之间的侵权互诉案件最近有了结果。

6月2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今日头条赔偿腾讯网27万元,这起因今日头条未经许可转载腾讯网287篇文章引发的争议,以作品版权所属方腾讯的胜利落幕。

第二天,今日头条就以腾讯旗下快报网和天天快报客户端长期、大量存在侵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原创作品权利的行为,将其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

对于这场由内容引发的纠纷,腾讯和今日头条方面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案件正处于诉讼阶段,公司将对相关问题保持缄默。

但对于以内容为核心的今日头条,以及将内容和连接作为未来战略的腾讯而言,双方在内容分发领域已经占据了前两席,冲突似不可避免,正如业内人士认为的那样“打官司只是开始,接下来很可能还会有补贴大战、技术竞赛”。

一场关于IP的口水战

在今日头条和腾讯的相互诉讼中,记者注意到,彼此索赔金额均相对较小。如腾讯此前提出赔偿100万元,此番胜诉,获赔金额为27万元,今日头条最新的索赔要求也仅为50万元。

几百万元,无论是对于目前市值超过110亿美元的今日头条,或者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腾讯而言,均是非常小的数额。

今日头条在败诉后发起诉讼,斥责腾讯对50部今日头条的独家作品进行侵权,以索赔金额来看,每部作品要求获得约1万元的赔偿。

长期从事IT法律、知识产权、投融资法律的律师赵占领告诉记者,版权侵权赔偿的标准有三个,首先是权利人的损失,如果无法举证证明,则可以依据侵权人的侵权所得进行索赔。如果这两者都无法证明,则由法院酌情判定。“对于文字作品而言,法院在酌情判定时通常会考虑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长短、侵权影响范围等多种因素,一般而言,文字作品的赔偿标准是千字几十元。”

以今日头条此次诉讼为例,代表性作品《明成祖朱棣力挺武当派并非信道,却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玄武大帝化身》全文共计1600余字,若以普通的赔偿标准,以50元每字计算,仅该文便应获得约8万元左右的赔偿。

“实际上这样的赔偿金额很难对侵权一方起到震慑作用,双方的官司更多地是出于公关需求。”赵占领说道。

事实上,今日头条陷入版权侵权的漩涡已有多次。5月2日,《南方日报》发布反侵权公告(第一期)也将矛头指向了今日头条,明确指出2016年至今(5月2日),今日头条客户端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南方日报社版权作品近2000条;2016年11月,今日头条被凤凰新闻以恶意劫持凤凰新闻客户端流量的部分行为,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过诉讼,当时要求今日头条立即停止有违基本商业道德的恶意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2000万元。

“腾讯新闻和今日头条的排名市场互换,而且,腾讯新闻是有微信和QQ的引流才得以占据如今的位置,严格来说,今日头条才是老大,老二欲上位,势必会对今日头条构成威胁,双方诉诸于法律,看起来名正言顺,实则更多地是在向公众宣示自己的存在感和市场领导力。”夸克传媒创始人王如晨这样说道。

内容之争再升级

显而易见的是,今日头条与腾讯之争,已经成为了争夺内容分发平台第一宝座的纷争。

据第三方机构易观千帆的监测数据,截至2017年7月5日下午5时,综合资讯类APP中,腾讯新闻以1.62亿户的每日活跃用户量排第一,今日头条以1.59亿户位列第二,腾讯旗下的天天快报以7338万户排在第三,阿里旗下的UC头条排在第14位。若细分至内容分发平台,今日头条则是第一,每日活跃用户量几乎是天天快报的两倍。

从中可以看出,腾讯新闻在当日以约300万户的微弱优势暂时领先于今日头条,并且将其他公司的内容产品远远甩在了身后,即使有阿里、一点资讯、网易、搜狐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入局,整个市场最终还是形成了两强对峙的局面。

同时入驻今日头条和企鹅媒体平台的自媒体作者、速途网络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告诉记者,双方已经采取了一些补贴手段来争夺内容资源,并有愈发激烈的趋势。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5年,今日头条便打响了内容补贴的第一枪。

当年9月,在今日头条的“头条号创作者大会”上,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宣布将推出千人万元计划,表示在未来一年内,头条号平台将确保至少1000个头条号创作者,作者单月至少获得1万元的保底收入,以“oh!验光车”为代表的自媒体还获得了向订阅用户定向推送文章通知、今日头条导航频道曝光等政策的扶持。

2016年3月1日,腾讯推出企鹅媒体平台,花费2亿元补贴入驻该平台的自媒体和传统媒体,腾讯表示将通过天天快报、腾讯新闻客户端、微信新闻插件和QQ新闻插件等渠道,把作者创作的作品进行分发,并且文章上的广告收入全部归作者所有;10天后,今日头条同样宣布斥资2亿元进行补贴,且向内容创作团队提供流量扶持、创业补贴、融资对接、办公空间、企业服务、创业培训、行业沙龙等综合服务。

2016年10月,张一鸣宣布,将拿出10亿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助力短视频创作的爆发;今年2月28日,腾讯再次宣布将继续投入12亿元,用于扶持旗下企鹅媒体平台上的内容生产者,这笔钱将被着重用在原创和短视频领域。

丁道师向记者透露,相比于百度的百家号、阿里的UC头条,今日头条和腾讯的补贴力度最大,但受益者也仅局限于平台中的主力创作者,而接下来,双方还有拓宽补贴范围的迹象,加大对知名作者和自媒体的拉拢,意图成为知名IP的独家渠道,并向竞争者设置防火墙,禁止对方转载、抓取作品内容。

腾讯的内容生态野心

作为内容资讯分发平台,内容对于今日头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对于企业体系庞大纷杂、近一半营收来自于游戏业务的腾讯,为何要在这一场消耗战中,与对手对飙呢?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其作品《腾讯传》一书中提出,从2011年开始的内容产业布局,在整个腾讯体系中是一个“局部事件”,并未改变这家企业的社交天然属性。不过,它的迅猛成长,以及环形生态链的打造,无论是在内部还是在外部,都造成了战略性的影响。

通过吴晓波的作品,马化腾说:“腾讯这一两年的战略做了很大的调整,我们把搜索、电商都卖掉后,更加聚焦在核心,就是以通信和社交为核心,以微信和QQ为平台和连接器,我们希望搭建一个最简单的链接,连接所有的人和资讯、服务。第二个事就是内容产业。”

2015年3月,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马化腾在参加全国两会时,第一次明确提出了腾讯未来专注做的两件事——连接与内容。

吴晓波认为,就内容而言,“泛娱乐”成为马化腾提倡的“互联网+”和“腾讯只做连接器和内容”战略最积极的实验者,长远来看,这可能成为腾讯业务系统内的文化增长极。

对内容的重视,也使得腾讯在今年对OMG(网络媒体事业部)进行了大幅度的调整。先是在今年3月,腾讯COO任宇昕亲任OMG事业部总裁,并对该部门进行了调整。在人事层面,任命林松涛、姚星兼任OMG网络媒体事业群副总裁,分管内容和技术。

从履历上看,任宇昕是腾讯早期成员,在2004年,任宇昕领命组建腾讯互动娱乐事业部,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将占据了棋牌游戏半壁江山的联众甩在身后;林松涛则被誉为腾讯内部的“第一产品经理”,曾先后负责腾讯QQ、QQ空间、黄钻服务、QQ农场、开放平台、广点通、应用宝等产品研发和管理工作,深得腾讯高层信赖。两大要员分管内容平台和技术搭建,直接向任宇昕汇报。此次调整可以清晰看出,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将内容和技术作为两大战略引擎,收割大腾讯生态的渠道红利。

在组织构架层面,主要有三大动作,一是快报产品部更名为兴趣阅读产品部,二是内容分发与技术分别成立单独的部门,此外还打破频道制,建立新的大原创内容部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调整之后,兴趣阅读产品(天天快报)被列为OMG的工作重点。

“这种构架,正是要打破腾讯之前存在的事业群之间的业务掣肘,实现整合发力。四大事业群联动,可以更好地实现腾讯整个泛娱乐矩阵各个部分充分联动,整合资源,共同打造完整的内容生态,构建行业壁垒。此次对OMG的战略调整,是任宇昕3月入主OMG以后酝酿的一次重大调整,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将OMG打造为整个腾讯生态链的内容生产中心。”丁道师说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张靖超,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内容平台打响下半场突围战,生态化成唯一杀手锏?

封号之后,内容创业者反而迎来了新繁荣

即使赴港IPO了,腾讯的阅文集团也要把这些问题解决了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