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能诞生张艺谋吗?业内人士:别迷失在变现中

摘要:短视频,能诞生自己的张艺谋吗?

短视频能诞生张艺谋吗?业内人士:别迷失在变现中

全球娱乐圈曾有这么一条“歧视链”:拍电影的看不起拍电视剧的,拍电视剧的看不起拍网络剧的,拍网络剧的说短视频才是“低档货”。

这条“歧视链”正在松动。从2016年起,短视频成为涨粉必备,BAT相继入局,papi酱、日食记、罐头视频爆红,更让短视频受到了资本的追捧。

今年的风口仍然属于短视频。3月23日,短视频平台快手宣布完成新一轮3.5亿美元融资,由腾讯领投。3月31日晚间,阿里巴巴文娱集团宣布旗下土豆网转型为短视频平台。6月初,微博宣布成立短视频创作者联盟,准备用MCN机构的力量,在短视频领域专业造星。

短视频,能诞生自己的张艺谋吗? 

捧红新人的利器 

业内把15分钟以内的视频称为短视频,不过,消费者更熟悉的是那些三五分钟的小短片。

看看微博上最近播放量较高的视频——“给女朋友道歉的正确姿势,论认错的最高境界”,播放量5629万次;“#潮鞋沿岸#回旋飞牌新教程”,2943万次;“猫咪和兔子生活在一起后”,2167万次;“#警官微课堂#【科目二考试标准最全解析】倒车入库”,1582万次。

如果不是数字摆在这里,很难相信会有几千万人愿意去看怎么给女朋友道歉、欣赏高手飞牌、围观猫咪和兔子的生活。这些或八卦、或搞笑、或实用的短视频,分分钟填补了人们碎片化的时间。

“短视频爆发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适应了WiFi、4G时代人们碎片化的消费需求。”一下科技副总裁景梁认为,跟同样碎片化的阅读相比,短视频更加直观。

比如不少人觉得科幻小说晦涩难懂,而“90后”青年郭多明一条“12分钟带你看完《三体》”的短视频,让人轻松愉快地了解到“黑暗森林法则”,知道了把三维变为二维的“降维打击”,消减了人们对硬科幻的认知屏障,也促进了《三体》这个文学版权的IP升级。

碎片化还催生了短视频的第二个亮点“高频”。“借助微博、微信社交网络的裂变式传播,短视频已经成为最高频次的视频消费品类,比电影、网剧消费频率高得多。”景梁发现,每个人可能每天都会接收很多条短视频。对于企业和投资人来说,这种高频消费产品意味着无限可能。

对创作者而言,短视频的门槛比电视剧、电影低得多,有一台电脑、一部手机就可以制作,花费也不大。如大名鼎鼎的《万万没想到》,第一季每集成本仅为两万元。

创作速度快、成本低,使得初创者也能持续生产短视频。如果当初papi酱做的不是短视频,而是以长电影或网络剧起家,她一个人恐怕很难做到每周一更。没有持续的更新,一个新人很容易被淹没在海量的互联网信息中,更别提红起来了。

为导演打开星途 

做短视频的人,心里都住着一个电影大师。他们的目标通常是通过自制微剧、微综艺孵化IP,然后往长视频、网络剧,甚至大电影方向发展。

这,可能吗?

“短视频不是低档货,微剧、微综艺也不是长视频的边角料。拍好90分钟的电影是一种本事,能在三五分钟内艺术地展现一个故事那更是大本事。”景梁把短视频看作独立于电影、电视剧的另一种艺术形式。

周星驰、冯小刚加盟网剧,让景梁坚信,不久的将来,会有知名导演拍微剧,“比如张艺谋”。

翻翻新晋导演们的简历,就知道景梁的话一点不夸张,短视频里的确藏龙卧虎。拍《疯狂的石头》之前,宁浩是MV导演;导演乌尔善是在广告领域崭露头角后,才得到拍摄《刀见笑》《画皮2》《鬼吹灯之寻龙诀》的机会。

这条由短到长的路,也被认为是影视圈新人成长的道路之一,只不过太过孤独、崎岖,很少有人能坚持下来。

最近有一部讲述老人与狗的国产电影《忠爱无言》,豆瓣一度给出了8.9的高分。这部小成本电影最早就来自导演谈宜之2007年拍摄的一则14分钟短视频。视频记录了重度瘫痪的山东老人玉学书与一条名叫“黑子”的狗相依为命十几年的故事。这个故事在当时引发了不少网友及媒体关注,在许多网友的爱心捐助下,玉学书老人还实现了登上长城的愿望。

以一个导演的敏感,谈宜之看中这是个好故事,立即着手创作电影剧本。但由于没有任何所谓的商业元素,一直拖了10年,才艰难成片。上映初期,很多影院也只有一场排片,很是惨淡。直到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口碑逆袭,影片排片才有所好转。

上映10天,影片票房已突破2060万元。对于一部小成本电影来说,这个成绩相当理想。可以肯定,这部处女作将为导演谈宜之打开星途。

万合天宜的CFO陈伟泓却很惋惜,如果有专业机构的介入,这条路肯定会更顺畅。 “如果创作者有很好的创意,需要团队帮忙落地,拍摄制作,我们这些MCN机构更有经验。”陈伟泓认为。

别迷失在“变现”幻想里 

短视频的风口下,那些原本需要熬资历、找资源,等着在影视剧里慢慢露头的新人,有了机会直面用户,也有大量机构找上门提供资源。因为市场已经发现,无论是植入品牌广告还是电商导流,短视频相比长视频在变现效率上都有巨大优势。

在信息流的阅读习惯里,广告本身就是很受欢迎的短视频类型。如果设计巧妙,用户也不反对在短视频里植入广告内容。今年6月,黄渤配音的90秒动画短视频《黄逗菌》上线,这条短视频里就植入了汽车和手机广告。由于契合故事场景,完全没有对观看造成影响,很快在今日头条上播放量过亿。

作为过来人,《万万没想到》的创作者“叫兽易小星”既为短视频今天的热火氛围高兴,又担心一朝成名的创作者会迷失在“变现”的幻象中。

“10年前,我最早做短视频的时候,江湖上有20多个像我一样优秀的人,但是现在他们可能慢慢消失了。”易小星记得,自己刚走红时,一个月工资2000元。有公司开出2万元月薪,要求他专门为公司定制广告短视频,他担心一直做定制视频,会迷失自己,婉拒了要求。最终,只有他坚持到了大电影的爆发。

“做短视频,完全凭兴趣爱好,不考虑变现不现实,做着做着就会失去动力。”易小星总结,“一套有前途的短视频,一定要内容有品质感、够短、更新够快,并且留下收入的口子。”

虽然有种种自称“鸡贼”的小设计,但易小星诚恳地建议创作者们“一定要忠于自己的内心,不要忘记自己做短视频的初衷是要做一个有品牌的手艺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佘颖,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00后网红异军突起 短视频正进入小时代

方言正在消失,但短视频却拯救了它们

为什么说连接是短视频平台的未来?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