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租始祖Airbnb密谋入华,如何切入中国市场?

国内短租平台刚刚结束了一个风投狂热的年头——蚂蚁短租小猪短租分别获得了近千万美元的融资,但2014年初,它们就迎来了自己的“洋师傅”——Airbnb 但是,Airbnb很低调,甚至显得有点神秘。日前,该公司参加了广州国际旅游展,针对此行的目的,该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向记者强调,“国内还没有办公室”、“我们只是在做调研”,并表示不能接受任何采访。 不过,Airbnb的模式在圈内却人尽皆知。它是这样一家公司:旅客可以按日预订沙发、床位、房间、独栋房、船只,甚至是城堡。几年时间,它已经成为一家估值接近30亿美元、可在190多个国度提供50万处房产的企业。 业内对Airbnb寄予了相当大的厚望——似乎它可以像亚马逊改变实体书店一样改变酒店。而Airbnb则表示,到年底其预订晚数将超过希尔顿和洲际连锁酒店。 从Airbnb最近的动作来看,入华似乎是迟早的事情,但在国内,它的“追随者”、“复制者”已经遍地开花,Airbnb将如何切入? 争食百亿市场 3月1日,广州国际旅游展最后一天,整个会场人山人海,各大旅行社、酒店、旅游景点的摊位挤满了前来咨询的人或预订者,而在会场一个角落的Airbnb却显得有点冷清。Airbnb此次广州之行,目的似乎更多地在于普及“短租”这种新鲜的房间预订方式。 “Hi,我们是Airbnb中国!”摊位免费派发的传单上这样写着。但实际上,这家公司在中国并没有注册办公室。该公司中国区负责人郝晓伟向记者承认,目前Airbnb的亚洲总部在新加坡,而他们则在那边办公。 尽管如此,从这次展览所传达出来的信息似乎预示着Airbnb落地中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实际上,在去年初以及11月份,Airbnb的3位创始人和中国运营部相关人员,分别在北京、上海与国内的房东开了一次分享会,Airbnb对中国市场的觊觎可见一斑。 事实上,Airbnb已经明确今年将加速在华扩张速度。针对国内用户,Airbnb不仅推出了简体中文版,而且近期在网站首页的显要位置增加了北京、上海的房源,鼠标挪到图片上就可以看到,当地有多少个房源的房东会说中文。不仅如此,网站还为房源的英文描述开发了一键翻译中文的功能,并增加了微博、QQ空间分享功能。 Airbnb内部工作人员透露,Airbnb在中国市场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调研工作。他们发现,一方面,中国的短租市场庞大,海内外的背包客越来越多,他们需要一种价格适宜的旅行方式;另一方面,民宿更加贴近当地生活,可能带来更多旅游体验,而不是装修千篇一律的酒店。 艾瑞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短租市场在2012年加速起步,市场规模在1.4亿元,而到2014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40亿元,2015年可达105亿元,3年时间市场规模将增长超过50倍。另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在线租房市场研究报告》,2014年中国短租市场的交易规模将接近30亿元,并保持高速增长。 相比之下,中国在线旅游OTA市场2013年营收规模为117.6亿元,2014年将保持20%的增长。如果按此计算,两年之后短租市场将与OTA同一量级。 短租市场的利润空间十分具有想象力。刚开始,Airbnb对每笔交易收取5%的佣金,而现在向房东收取3%-12%,租客则收取9%左右。虽然Airbnb从不对外披露数据,但据外媒的估算,如果其每晚有6万的预订量,佣金约为50美元,那么其销售额就将远超1亿美元。 不过,让Airbnb比较尴尬的是,还没有在中国落地,其已经出现了大量追随者在瓜分市场。 据了解,短租目前分为两类,一是以途家网为代表的管家模式,房子完全交给网站来打理;另外一类则是以Airbnb为代表的平台模式,房东和租客在网站发布信息,成交之后交给网站一定的佣金。在国内小猪短租是Airbnb的忠实追随者,以撮合个人房东与租客之间交易为目标;而游天下以及赶集网旗下的蚂蚁短租模式中,个人房东与中介兼而有之。 目前,模仿者在国内的规模已经远远超过Airbnb。根据几个网站公开信息对比可以发现,Airbnb在北上广的房源数量仅仅1000多个,相比之下,小猪短租则有超过3200个房源,而游天下则有近4万个房源。 诚信桎梏难解 “推广的最大障碍是信任问题。”郝晓伟坦承。 要促成一单短租交易,最大的鸿沟就是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信任问题,怎样才能使得房东安心让陌生人住进自己的房子,反之又怎样使得租客安心地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租金交付给房东,同时,租到的房子符合网上的房源介绍和照片。总的来说,就是如何像淘宝一样建立相对健全的诚信体系。 Airbnb的做法是依靠社交网络,把真实用户与Facebook及LinkedIn绑定。一位长期旅居美国、Airbnb的深度用户表示,“Facebook的关系网,在美国有一定可信度,如果该用户的好友太少,且是新近注册,那么可能就存在问题。而LinkedIn是美国人主要的招聘网站,如果房东愿意把LinkedIn绑定到Airbnb上,似乎就在传达一个信息:我做Airbnb是认真的,以工作为保证。” 另外,更重要的是,Airbnb会要求用户绑定信用卡。因为美国征信体系相当成熟,如果用户绑定了信用卡,信息就等于真实可查,不当的行为或者犯罪成本都会非常高。 但在国内,基本没有社交网络可以保证用户是真实安全的。而且在一段时间内银行信用卡出现过滥发的现象,如今依然屡禁不止。一份来自中国社科院的调查显示,约7成中国人不信任陌生人。要让他们选择住在陌生人的家里就更是一种挑战了。 “与在美国有Facebook不同,我们在中国的诚信体系主要依靠Airbnb网站上的评价,现在北上广一共有1000多个房源,以及1万多条评价,平均每个房源10多条。”而当问到未来Airbnb是否会考虑与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以及支付宝的第三方支付网站合作提高诚信体系时,郝晓伟则给出了肯定答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Airbnb的征信体系也不是固若金汤。2011年6月,美国旧金山的一个Airbnb房东被其租客洗劫一空。后来Airbnb在舆论压力下,才宣布联合劳埃德保险(放心保)社向房东免费提供最高达100万美元的财产保障。 其实,如今Airbnb国内的追随者们,包括小猪短租、游天下等也主要是依靠用户的评价,以及网站自身的征信体系来让用户或者房东来做交易决策,而且部分平台也提出了相应的保障措施,如小猪短租向房东提供最高88万元人民币的财产赔付保障,而对租客则设立了1000万元人民币资金池,向那些去了之后没有房子、或发现房子与照片形象不符的用户赔偿两到三倍租金。 除了诚信问题,品牌、模式推广的问题也是困扰短租市场扩大的一个主要因素。深圳一名风投人士告诉记者,与美国不同,中国的大城市城区空房子少,能拿出来做日租的房子不多,而且房东更愿意找一个长期租客。另外,中国酒店预订市场很大一部分是公务或者商务旅行,个人房东无法提供发票因此也无缘这块市场。 定位盈利的尴尬 Airbnb在华的活动一直显得谨慎且低调。“我们只是做调研,了解一下用户的需求。”Airbnb一名内部人士不断向记者强调。 Airbnb 的低调,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其确实不了解中国市场,不希望引起本土竞争者的警惕,另一方面也许与其模式在法律上的争议有关。 “Airbnb短租模式在世界各地都面临不少法律困境。”上述风投人士指出。比如,在美国纽约,为了打击非法运营的旅馆,当地规定整套公寓的租期是30天,但Aribnb在纽约订单量都涉及了整套公寓,理论上Airbnb违反了这项规定。 而在中国,“物权法规定了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一位资深律师向记者指出,短租像在经营酒店但其没有执照,而短租不能理解为简单的普通租赁,通过房产中介或者业主与租客来确定租赁合同。 尽管Airbnb在中国的很多追随者都在这个问题上做了不少有益的探索,但Airbnb作为一家外企要顺利在中国落地,在搞清所有问题之前却不得不保持低调。不过,市场留给Airbnb的空间已经不多,其能否在短租模式普及、规模爆发的前夕在中国占据一席之地? “短租市场还在普及阶段,大部分普通人都不知道这个模式,离饱和还很远,但问题是,谁的普及工作做得好,就能在竞争中占据制高点。就好像淘宝等同于C2C拍卖,百度等同于搜索一样。”上述风投人士称。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潘奋图

责编:天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责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