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危机缠身整整一年,难道因为今年是李彦宏的本命年?

百度危机缠身整整一年,难道因为今年是李彦宏的本命年?

2016年是李彦宏的本命年。

在传统习俗中,本命年是个不吉利的年份,李彦宏和百度也一起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2016年初,李彦宏在1月17日的“未来论坛2016年会”上作为第一个嘉宾发言,这是他在百度遭遇今年第一次危机后,首次面对公众。

当时,网友曝出百度血友病吧运营权被承包给第三方合伙人运营,牵出百度贴吧商业化背后的一系列问题,瞬间成为众矢之的。

李彦宏一上台就对百度贴吧一事进行了道歉。“过去的一个星期对百度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星期,感谢朋友们关心,我们也会深刻反省,希望能够把危机变成机遇,让百度能够陪大家走得更远一点。”

但没想到,接连不断的危机缠绕了百度整整一年,而且还没有停止的征兆。

4月12日,患有滑膜肉瘤的大学生魏则西不幸离世,此前他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并接受治疗,付出了巨额花费,掏空了家里积蓄。

尽管民营医院的监管才是背后的核心原因,但百度的“帮凶”行为再度激发了网友们对其竞价排名的声讨。与过去不同的是,已没有一家媒体再替百度说话,连政府部门都公开对百度进行调查和处罚,这还是第一次。

从这时起,李彦宏和百度一下成为“人民公敌”。此后任何和百度有关系的事件,无论孰对孰错,网友们都表现出骂百度的“政治正确”。

百度公关部员工有时会惋惜,在面临突如其来的危机的时候,反应速度太慢了,“如果当时及时和魏则西家人有效沟通,可能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这不会是巧合,在信息越来越对称的现在,任何商业模式都会走向被规范,百度到了一个由外而内被迫接受转变的时期,也需要对外释放这样的信号。

6月8日,李彦宏罕见地接受了媒体的专访。

事实上很多记者都记不起他上一次出来接受采访是什么时候。有百度内部员工曾透露,李彦宏不愿意出来接受采访是因为受过媒体的“伤害”。

多年前,他曾与一家媒体的记者聊了几小时,他觉得聊得都不错,没想到报道一出,竟成了“大负面”。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认为自己是“极客”,所以不太愿意面对那些大众媒体。

这连带着百度整体的高管都不喜欢对外接受采访,外界了解百度真实情况的通道越来越少。

6月25日,财经杂志刊出了《百度的冬天》一文,详细阐述百度的竞价排名、产品理念、公司文化、管理风格,乃至李彦宏的个人思考等问题,不乏一些批评的声音。

当时,百度的公关部非常紧张,担心再度成为负面,立刻到杂志社进行沟通。但李彦宏看了之后觉得还满意,能体现反思。

李彦宏思考,“为什么每天都在使用百度的用户不再热爱我们?为什么我们不再为自己的产品感到骄傲了?”

“百度任何的好和不好,归功和归罪都应该是我。”李彦宏认为,“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给用户一个真正创新性的新产品。我们需要创新,这样大家对百度的不足,对百度的容忍程度就会高很多。”

事实也是如此,眼见移动互联网红利殆尽,百度还没有拿到船票。

李彦宏在央视的纪录片《走进大咖》中表示自己承担的压力非外界能想象。他最焦虑最彷徨的问题是:“搜索引擎哪天没有用了,这个坎过不去,我的公司就完蛋了。”

此时,百度已将原有的搜索、糯米、移动等业务打包成立百度搜索公司交给了百度高级副总裁向海龙负责,李彦宏转而探索百度的新业务人工智能。整个2016年下半年,李彦宏谈的事几乎都与人工智能有关。

9月1日,一年一度代表百度前沿趋势的百度世界大会举办。这几年来,大会展出的产品的生存现状反映了百度在移动端遇阻、向技术求生的转变。

轻应用、直达号随着李明远的离开成为过去,随之是语音技术部门研究出的度秘,今年干脆将所有技术打包进了百度大脑。

会上,界面新闻记者和每个展台的百度员工进行了一些交流,没人质疑百度的技术能力,但却发现技术和产品之间似乎有隔膜,或者说不知如何更好地利用技术。

一位度秘的运营员工说,“用户需要教育,(度秘)很难运营。”一位百度语音图像交互产品经理被询问产品功能是否考虑用户需要时称,“没啊,只是为了告诉你们,我们是有技术的。”

这是部分对话,也体现了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承认过的一个难题:不知道用户真正的需求。于是,他在一边做人工智能研究的同时,也在和其他行业寻求合作,目的是要尝试如何将百度的人工智能技术落地。

无论主动,还是被动,2016年,百度更为迫切的需要考虑技术商业化的问题。

但有技术却不知如何利用的现实情况,暴露了百度在做产品上的短板,“火上浇油”的还有李彦宏对做产品的激励机制。

《走进大咖》这部跟拍了李彦宏九个月的纪录片中,有不少李彦宏平时工作的场景。其中,他和上海团队交流,有员工提到百度内部有很多影响效率的规定。

李彦宏当时说,“今年的最高奖,有一个项目所有的关都过了,最后被我毙掉了,就是因为我知道还有另一个团队做了类似的事情,而且是先做的,对吧?你技术含量再高,最后对业务产生了再大的需求,但是你做了重复的工作,我就要把它停掉,大家不要去干这种事。”

张小龙应该庆幸自己不在百度,否则在这种激励制度下,就没有微信了。

“管理上是我的弱项,”李彦宏在反思这些问题。他称自己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更喜欢坐在电脑面前去关注产品和技术。

与此同时,与腾讯的马化腾、阿里马云相比,他在百度中也越来越“孤家寡人”。

今年5月,李彦宏找到百度前商务拓展副总裁任旭阳,希望他重回百度负责战略投资等业务。当时百度的最高决策层E-staff成员还有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CFO李昕晢、高级战略顾问何海文、高级副总裁朱光、副总裁李明远。

不久后,百度的高层流失情况再度出现。11月,李明远因涉嫌经济问题提出辞职,近日又有消息人士再度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已经不怎么管事的何海文很快也要离职了。但这一消息尚未获百度证实。

与之对比的是,12月30日百度宣布全资收购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其创始人、营销公众号“李叫兽”作者李靖携团队加盟百度,但任副总裁一职,年仅25岁。

百度表示,这是配合消费市场年轻化趋势,百度在年轻化高端专业人才引进上不遗余力。

这样对年轻高管的传播方式一反大多数公司的常态。尽管李靖只是百度搜索公司的副总裁,而非百度集团副总裁,这种偏激进的人才引进方式也让外界看不懂,质疑其在人才培养体系上存在问题。因为不少百度老员工都称辛勤工作多年,晋升通道基本被堵。

这个“锅”依然由李彦宏来背。时至今日,他在网民心中的形象已经跌到低谷,无论什么和百度扯上关系的报道后面的评论都惨不忍睹,很多评论仿佛觉得李彦宏是一个谋财害命、没有道德的无良商人。

而过去,李彦宏的形象一直是一个温文儒雅,有教养随和的人。高盛公司前总裁形容他,“性格和一般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或者说企业家很不一样,很柔和,没有那么强硬。”

前总裁助理毕胜回忆李彦宏的做事风格:“他是个特别不爱表达的人,什么事儿你自己做主。你做对了他也不说,你做错了他给你记上一笔,攒一段时间爆发一下。”不少百度员工笑称,他可是天蝎座。

在魏则西事件风头过后,百度公关的官方微信公号“这届百度公关”也对李彦宏的形象有了一些“重建”。

7月,李彦宏在贴吧里的账号被挖出,俨然一个植物控,兴趣爱好、说话风格散发着现在娱乐圈非常受欢迎的老干部风格;9月,李彦宏和当红游泳运动员傅园慧一起接受食物链最顶端的男人贝尔的挑战,参加《荒野求生》吃生牛肉。

但“卖萌”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公关也背不了产品和人的“锅”,李彦宏乃至百度都需要等待信任重建。

这是李彦宏的本命年,也是“槛儿年”,即度过本命年如同迈进一道槛儿一样。

百度的很多人也一样,他们在等时间冲淡一切,期望未来回忆今年的百度,就像现在回忆“3Q大战”的腾讯。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界面 杨阳YY,责编:。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