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说 | 徐小平:一个天使投资人的年终反思,真格基金背离了最初的理念

投资人说 | 徐小平:一个天使投资人的年终反思,真格基金背离了最初的理念

徐小平是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也是投资界有真性情的人。过去几年里,对他和真格基金的质疑其实一直存在,今天,在“洞见 · 未来——2016中国天使投资高峰论坛暨颁奖盛典”上,徐小平反思了过去5年真格基金在“投人”哲学上的成功与失败。

以下是徐小平演讲稿内容,经过大咖约编辑整理:

刚才徐井宏董事长(清华控股董事长)说到徐小平投资失败的项目很多,大家热烈鼓掌,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假如你们是赞同他的话,你们是对的;假如你们是安慰我,你们的鼓掌也是对的。

天使投资就是一个充满风险、勇敢者的游戏。天使投资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助人为乐的项目。我做了十年天使投资,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我是一个活雷锋啊!太激动人心啦!

中关村是个神奇的土地,我也希望我能投到一万倍的项目,我会一直投下去,投到生命的终点。也许一万倍会先来,也许生命的终点会先到!但是无论如何都我要坚持下去。

十年前,我都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使投资人,因为没多少人知道天使投资人是什么;但是十年后,我还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使投资人,因为连凤姐都做天使投资人了。

我认为天使投资应该要有更多的人投入,天使投资都是有钱人,把钱给有梦想、有追求的年轻人怎么做都是好事。

解释:天使会为什么没有一个成功项目?

天使投资可以说是整个经济繁荣的源头活水。

徐总刚才说我是中国天使投资人的“先驱”,其实我是先驱之一,我刚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我羡慕的人是薛蛮子老师,薛老师在92年就投了吴鹰的UT斯达康,他当时投了38万美元,后来UT斯达康最高的时候达到了90亿美元的市值。

薛老师现在依旧健康的、乐观的做着天使投资,也没有成为“先驱”,虽然他在其他领域成了“先驱”。

提到薛老师,我要讲个事儿,前阵子蔡文胜说我跟李开复、徐小平成立的天使会,里面投的项目没有一个是成功的。我很生气,但他说的是事实!但他遗漏了两个人,雷军、薛蛮子也是天使会的成员,而且是投委会的两个成员。

那么天使会基金有几个最有名的投资人在,为什么还是不成功呢?其实是体制问题,使我们深刻的思考中关村存在的意义,中国经济改革的必要,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

简单来说,天使会是有个基金,我们有13个创始人,一人放了100万进去当会费,它是个俱乐部,不是基金。我们每半年聚一次,每次聚会大家就看几个项目,然后放点钱进去,大概放了七八个项目后就不再放了,因为确实没有人负责,没人负责找项目、管项目、追踪后来的发展情况等等。

哪怕有个年轻人负责,这个天使会基金也会是投资回报最好的基金。但是我们就真是一个公益组织的天使会、真是一个促进中国天使投资发展、鼓励年轻人创业的一个组织,真没把它当投资基金来做,所以蔡文胜委托我,今天演讲要为天使会正名。

下面我要讲讲我跟蔡文胜不得不说的往事,2012年的时候我跟蔡文胜、杨向阳、薛蛮子去西班牙旅游,到了巴塞罗那的圣家族大教堂,全世界最宏伟的教堂,建了一百多年了还没完工。

在教堂底下蔡文胜说:最近Facebook花了18亿美金收购Instagram。而2012年的时候,美图秀秀只值2亿人民币,当时一个机会就在我的眼前,我没有珍惜,错过以后才知道后悔,我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投,结果现在,美图秀秀值100亿美金,很快也要上市了,而且他们的天使投资人们相约好了到时候去香港庆功,我当然也会去,只不过一定是“强颜欢笑”的祝贺他。

我又会想起在西班牙圣家族教堂下的话:上帝为什么没有给我启迪去投资美图秀秀。这也是天使投资的迷人之处和残酷之处。但是天使投资一定要有良好的投资心态,去支持敢于冒险、敢于放弃的年轻人。

我做真格基金唯一的遗憾

现在我要讲讲我过去十年做天使投资、过去五年做真格基金的深刻反思,真格基金的投资哲学是投人。我们都会反复问重复,为什么要投他?我们的依据是什么?理论是什么?

我们的理论就是投人,我们发展出一整套哲学,比如说我们不投模式、不投数据、不投成长,跟着其他人投,我们就看这个人。不投未来,我们只投过去,过去这个人做的怎么样,我们就投他。

后来变成了,投人“只投牛”,一个人很牛,但是他没有团队,所以我们有个说法叫“投牛,而且只投二牛”,就是看他的联合创始人怎么样。

整个这一套东西包括这个人的创业成本多少、放弃了多少,如果一个人本来就饥寒交迫,找不到工作,最好他先找到工作吃饱饭,对不对。

但是这一套理论发展到最后,我们回首去看,其实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背离了真格基金自己的投资理念。

回首往事,每一个在座的投资人,一定都有那种痛心疾首的时刻,错过了好的项目。想起来我这种情况其实不太多,但是有一个项目,一直给我带来巨大的痛苦。

2012年,秋天,我去硅谷,当时有一个年轻人给我一个名片,他说要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屏。但是就看了他给我的那个产品,看不出有任何激动人心的地方。他跟我讲,他们是6个清华的毕业生,都在斯坦福读了博士,其中有3个在IBM年薪都是几十万美元,他们现在出来要做一个项目,目标就是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器。”

我就想,投他吧。但是我一问估值多少,他说是A轮,另外一个清华校友已经投了他,A轮要3000万美金。我一听,A轮的项目这么贵,虽然我是个光荣的天使,但是我丢不起这个人。

也许我当时是嫌他贵,也许是嫌那个柔性显示屏看不出什么东西,最后没投,他们做的就是市值达到200亿的柔宇科技。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违反了我自己的投资哲学,你想他们3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放弃了最好的工作。这种人,3亿美金我也应该投啊。

后来我问了很多朋友,VC也好、PE 也好,他们都说,“这个人不行啊,将来有风险啊。”“三星也会做、索尼也会做。”这是废话嘛!天使投资,你只能投人,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只有时间能够证明, 而时间就在这帮最优秀的创业者手里。

所以这件事是我做真格基金唯一的,真正的遗憾。

我们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想起来我们除了真正错过的项目,还犯了一些其他的错误,这些错误也与我们的投人哲学有点关系。

我们在直播领域是第一个投的,在出行分享领域也是第一个投的,在健身应用领域也是最早投到的,但是最后他们都没做好。关键是,我们后来也没有跟上去,看到行业真正的Winner走出来了之后,我们没有去追。

因为我们总觉得,我们投的企业就是最好的,我们要支持我们投的创业者。所以就在竞争者崛起,就在我们帮助创业者的时候,梦想着希望他们能走在最前面的时候,渐行渐远,错过了机会。

我讲讲我们投的直播,两三年前我们投了一个谷歌出来的工程师,他转型去做直播,叫“在直播”,当时Twitter也开始转型做直播,到北京来,他们的负责人看见这个项目特别激动,就想跟他合作,但是最后我们这个项目没有起来。

到了去年10月份,有一次我从飞机场出来,遇到映客的天使投资人郑刚。他见了我很激动说,“小平,你知道映客吗,我投了。”他当场拿出手机来,我立刻看到有人给他打赏,郑刚他一个月能在映客上挣4000块钱。郑刚长成那样,居然一个月能挣4000块!可见这个东西的生命力有多强。

但是我想,你用你的映客吧,我有在直播。就这种“自恋”,或者对创业者无条件的爱,回想起来我觉得是一种错误。因为投资人支持创业者的目的,还是要投出行业里的领袖来,还是要追求一万倍,没有一万倍,给我一百倍的回报,而不是自娱自乐。

当我们看见竞品,应该严肃的跟创业者对话,去逼迫他们,给他们资源,让他们提升。但是到了一定程度,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作为投资人,我认为对创业者真正的热爱,是支持行业里最优秀的创业者,跑在前面的,最有希望的创业者,而不是拖着耗死。这也是我们自己在不断反思的东西。

投人哲学的三点总结

稍微总结一下这几个项目,真格基金引以为豪的,甚至起到颠覆性作用的投资方法,就是投人,什么都不管。我至今跟王强心理上都不认为自己是投资人,我们是“优秀年轻人的发现者”。

过去我们在新东方发现优秀的年轻人,告诉他可以去哈佛、斯坦福、清华;在真格基金本质上是一样的,告诉他这件事可以做,或者还缺一点什么东西。

投资人每天在做的都是“发现优秀年轻人”的事。唯一的不同是,在新东方,我们发现优秀的年轻人后,“拿他一点钱”;在真格基金,我们发现优秀的年轻人后,“给他一点钱”,这是“替老俞还债”。

这是我们工作的本质,所以,记住投人哲学,当我们忘记这一点的时候,当我们把自己当做天使投资人的时候,就会迷失方向。什么估值啊、模式啊、竞品啊,其实过去5年,要有什么经验教训要分享的话,就这些东西。

第一,投人哲学没有辜负我们,但是我们自己经常会被“蒙住双眼”。

比如有一次一个项目,一些一流基金已经给了offer,看着两个创始人我自己就笑,觉得这两个人是不应该投的,但是这两个一流基金我又不能够不尊重他们的专业性。

虽然知道这两个人一定做不成,最后还是投了,然后他们真的就做的不好,给他们投资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数据最高点,

一旦你的产品做好了,竞争就滚滚而来,本来没有做的人现在做了。所以创业他们说是个马拉松,我觉得不是,我觉得创业是一个“马拉松式的拳击运动”。滴滴都做到五六百亿的时候,新政一出来,又是一个大麻烦,创业者就得顶住。所以投人哲学,最终还是要坚持,看这个创业者到底怎么样。

至于怎么看人,我讲过很多,我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写成文字,全面的说出来。

第二,投人哲学要发展。

像柔宇科技,如果我一开始不给自己加一个天使投资人的框框,就当早期投资人,假如我就把它当成一个300万的项目,就投30万美元,我拿一个点,今天这个点也值两个亿了。

所以我们发展了一个战略,去年年初我在内部提出来的,叫ATA,from angrl to Pre-A,因为天使投资是在暗处,你根本不知道哪一个伟大的人物,“未来的马云”要创业了。等到他拿到钱,成品出来,这时候已经是Pre-A了,所以假如我们把眼光放到Pre-A的项目里去,我相信我们的成功率、命中率会大幅提高。

这是我们心态的改变,也是投人哲学的发展。

第三点,投人哲学要拓宽,从跟随一辆赛车到跟踪整个车队。即使他翻了车我们也要把他的轮胎,卖到回收厂去。

一个领域的优秀创业者,他们都应该是真格基金支持的对象。当然,这样会有一些具体问题,你投了这个项目,再投一个竞品,创业者会很痛苦,但是我认为这是投资者哲学、投资思想、价值观的拓展。天使投资人的职责就是投到最好的项目。

有人说过,“对于一般的项目最好不要花时间,因为他会浪费你的精力。”去扶持真正优秀的项目,对于我们真格基金来说,我们是以“创业者最好的朋友”闻名的。但是当一个项目明显不行的时候,我觉得应该给他各种各样的诊断咨询帮助,如果不行的话,应该大胆的去找业内同一赛道上的优秀项目。

这个我还没有完全想好,但是毫无疑问,这是真格基金过去几年相继错过滴滴、映客这几个特别优秀项目的主要的教训。

总之,过去5年,中国天使投资行业从非常早期到现在逐渐走向世界,这是一个令人无比激动的过程。

创业当然有春夏秋冬,有波浪起伏,但是中国的创新创业是充满无限的欢乐的。所以,尽管创业有挫折、遗憾、失败和痛苦,但是每天醒来,我都会为今天可能发现的、见到的,未来的商业领袖而激动而振奋,而充满活力。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徐小平,责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